首頁 >> 社會學
中國減貧四十年:基于歷史與社會學的嘗試性解釋
2019年12月30日 09:09 來源:《社會學研究》(京)2018年第6期 作者:李小云 徐進 于樂榮 字號
關鍵詞:減貧四十年/經濟增長與減貧/社會文化與減貧

內容摘要:

關鍵詞:減貧四十年/經濟增長與減貧/社會文化與減貧

作者簡介:

  內容提要:中國四十年的減貧之路一方面是具有普遍性意義的經濟社會轉型的突出成就,另一方面也是在中國特色的國家、市場和社會的交織互動模式驅動下,貧困人口把握發展機會、走出貧困的獨特發展敘事。這一過程凸顯了中國共產黨“初心”理念的主導作用,也顯示了改革開放條件下經濟發展對于減貧的重要作用。中國四十年的減貧之路是在經濟社會發展與國家主導的扶貧行動共同推動下,在中國特有的“家國”世界觀和鄉村社會關系條件下發生的農村貧困人口社會意義的再生產過程。這一過程體現了現代性、小農生產方式和鄉村社會關系的交織作用。小農生產方式和鄉村社會關系與中國特有的政治文化共同構成了中國四十年減貧的政治社會機制的假設。中國四十年的減貧既是具有一般性意義的發展故事,也是凝聚著中國政治、社會、文化特色的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在當代發展實踐中的典型呈現。

  關 鍵 詞:減貧四十年/經濟增長與減貧/社會文化與減貧

  過去的四十年,中國在改革開放理念推動下實現的經濟社會轉型是中國歷史和全球發展進程中最為引人注目的成就。正如習近平同志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指出的,“經過長期努力,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了新的時代,這是我國發展的新的方位”,“拓展了發展中國家走向現代化的途徑,給世界上那些又希望加快發展又希望保持自身獨立性的國家和民族提供了全新的選擇,為解決人類問題貢獻了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習近平,2017)。大規模的減貧是中國進入這個新時代的重要指標之一,也是人類在20世紀、21世紀的發展進程中取得的最為重要的文明成果之一。按照中國政府原初確定的滿足溫飽的貧困線衡量,中國農村貧困發生率從1978年的30.7%下降到了2007年的1.6%(詳見表1);按照中國政府2011年新確定的收入絕對貧困線衡量,中國農村貧困發生率從1978年的97.7%下降到了2017年的3.1%(詳見表2)。按照世界銀行最新發布的以2011年不變價格每人每天1.9美元的購買力平價衡量,中國農村的貧困發生率從1990年的66.6%下降到了2014年的1.4%(詳見表3)。按照新的農村貧困標準,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指導推動下的精準脫貧攻堅,使得中國農村貧困人口在短短的幾年中從1億多人迅速下降到3000萬人左右。中國數億貧困人口在改革開放中擺脫了貧困,或在精準脫貧攻堅的推動下即將告別農村絕對貧困的發展敘事,集中體現了具有廣泛而深刻世界意義的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

  

  很顯然,講好中國的減貧故事除了需要把握經濟增長和減貧關系這條主線,更重要的是要把握中國共產黨的執政理念、中國政治制度和體制以及中國的社會文化在減貧尤其是在徹底消除農村絕對貧困過程中的獨特作用。對于中國減貧的理論研究除了貧困研究學者從貧困的變化等方面來解釋(汪三貴,2008)以外,對于中國四十年大規模減貧的詮釋主要融匯在對于中國發展模式的討論中,解釋往往呈現二元性。一是中國發展的特殊論,認為中國發展不具有普遍意義(Sachs,2003);二是中國發展的一般性,即認為中國的發展是自由主義發展的案例(Huang,2008;張五常,2009)。中國的改革開放,從很多方面看都具有一般意義上的制度變遷性質,但又具有鮮明的特色(蔡昉,2018)。毫無疑義,如果沒有改革開放,中國就不可能有數億人口擺脫貧困。但同時,很多與中國幾乎同時進行市場改革的國家都未能取得像中國這樣的減貧成就,這個事實也說明中國的減貧存在一個歷史的、自身內在的邏輯。

  本文首先介紹中國四十年來農村貧困的變化;其次就實現大規模減貧的歷史基礎展開討論,以便全面呈現中國減貧過程的歷史景觀;接著將圍繞貧困人口如何把握改革開放提供的發展機會和制度變革的激勵這條主線,從貧困人口借助國家、市場和社會交織互動所形成的社會機制,并以其日常社會實踐突破貧困結構這一假設出發,分析貧困人口如何擺脫貧困。文章最后將對中國減貧的主要經驗作簡要討論。

  一、中國貧困狀況的四十年演變

  中國長期以來都是以農民和農村為主體的社會。除了最近十多年來伴隨著快速的城鎮化、城鎮貧困問題不斷呈現以外,中國的減貧主要表現在農村的減貧上。因此,除特別說明,本文所涉及的中國貧困主要是指中國農村貧困。同時要指出的是,貧困是多維度的,改革開放以來中國農村發展在各方面都取得了巨大進步。但是為了集中呈現過去四十年的貧困變化,本文將主要圍繞收入貧困的變化展開。

  國內外貧困研究和減貧政策的制定大多基于絕對貧困和相對貧困的概念。1901年英國學者朗特里出版了《貧困:城鎮生活的研究》(Poverty:A Study of Town Life)一書。他提出,貧困是指一個家庭無法用自己的收入維持其最低的生理需要的狀態(Rowntree,1901),這就是我們通用的以收入衡量的絕對貧困的概念,目前廣泛使用的收入貧困線主要來源于這個概念。中國政府于1985年首次制定了中國的農村貧困線。國家統計局將人均營養標準確定為每人每天2100大卡,然后根據20%的低收入人群的消費結構測算出滿足這一標準所需要的食物量,再按照食物的價格計算出相應的貨幣價格。據此,1985年中國的農村貧困線被確定為206元(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2007)。該貧困線先后于1990年、1994年和1997年進行了重新測定,其他年份的數據則使用農村居民消費指數進行更新。但是基本標準沒有發生變化,這個標準是農戶用于食物的支出達到85%,所以這一時期的貧困線基本上是一個極端貧困線。盡管1985年之后基于206元標準的貧困線做過調整,但均屬于名義增長,從1985-2005年,中國農村的真實貧困線一直處在200元左右(李小云等,2016)。從表1可以看出,1978年之前按照可變價格估算的貧困線是100元左右,貧困人口有2.5億人,貧困發生率為30.7%;1985年可變價格下的貧困線是206元左右,貧困人口下降到1.25億。7年間貧困人口減少了一半,年均減少貧困人口1700多萬人,貧困發生率從30.7%下降到了15%。這是中國減貧歷史上按照這一貧困線計算貧困人口減少最多的階段。按照這一標準,到2007年,中國農村的貧困發生率已經降到了1.6%。至少從數字上說,2007年以后中國農村的絕對貧困就基本消失了。然而,1985年確定的貧困線是一個極端貧困線,實際上是溫飽線??陀^地講,按照這一貧困線所展開的扶貧行動只能覆蓋一小部分真正的貧困人口,大量的貧困人口都未被統計在內。按照世界銀行1990年采用的國際貧困標準每人每天1美元進行比較,當時中國的農村貧困線按照購買力平價換算約為每人每天0.7美元,中國農村貧困標準以匯率換算則只相當于0.25美元(王萍萍等,2006)。事實上,用低于國際標準25%-70%的貧困線與其他國家的減貧成就在客觀上很難對比,宣傳中國的減貧成就也就很難具備說服力。中國政府也注意到中國農村貧困線偏低的事實以及國際比較的問題,并于1998年開始測算新的貧困標準。但這一標準并未取代原有標準,而只是在2000年按照低收入標準公布,主要是用于監測剛實現基本溫飽的貧困人口的動向并進行國際比較,在扶貧政策中只作為參考,并未按照這個標準配置扶貧資源。

  1985年制定的貧困線主要有兩個考量:一個是中國貧困人口數量巨大,國家沒有財政能力覆蓋全部的貧困人口,在不具備經濟實力的情況下做出不切實際的承諾,一旦無法兌現會嚴重影響政府信用;另一個是在國家財力有限的條件下,通過較低的極端貧困線直接聚焦極端貧困人口,符合扶貧的道義和公正立意,可以做到“觸底扶貧”,保證扶貧能從當時客觀情況下最有需要的群體開始。制定貧困線是中國治理農村貧困的重要政策工具。貧困線的“觸底扶貧”原則對于扶貧效率非常重要。因為,貧困線越高,包含群體的數量就越多,權力分配的垂直性就越大,排斥最貧困群體的現象就越有可能出現。即使2011年重新確定貧困線,中國政府仍然依據這一原則。2012年以來實施的基于貧困線和其他相關指標的建檔立卡制度,就在很大程度上減少了富裕群體的“擠入”和窮人的“漏出”。

  2011年,中國政府制定了2011-2020年新的農村貧困標準,以2010年不變價2300元為基數。這個標準不僅滿足了2100大卡的食物攝取,也滿足了每人每天60克的蛋白質需求;同時,基于60%的恩格爾系數,對于高寒山區的貧困人口統計采用1.1倍貧困線標準(王萍萍等,2015)。2008年,世界銀行調整了貧困標準,極端貧困標準從每人每天1美元調整到了1.25美元。中國新的農村貧困線相當于每人每天1.6美元(王萍萍等,2015),雖然這一新貧困標準低于世界銀行一般貧困標準(每人每天2美元),但是首次超過了世界銀行采用的極端貧困標準(每人每天1美元)。按照這個新標準,中國的貧困人口從1978年的7.70億人下降到了2017年的3047萬人,貧困發生率從97.5%下降到3.1%(見表2)。

  盡管不同的貧困線下貧困人口的變動數據不同,尤其由于貧困線估算的方法不同,也造成了數據的差異。例如,中國按照相當于1.6美元的貧困新標準測算的1990年的貧困發生率為73.5%,而世界銀行2015年將極端貧困標準由1.25美元調整至1.9美元,根據這一標準,1990年中國的貧困發生率則為66.6%??梢钥闯?,雖然中國新的貧困線在絕對數值上低于國際貧困標準,但中國實際的貧困人口數量并沒有被低估。一個可能的解釋是,按照購買力平價計算的中國新的貧困線與世界銀行的貧困線所包含的內容不同,事實上,中國新的農村貧困線相當于2.12美元/日(吳國寶,2017)。不論是采用低的貧困線還是高的貧困線來衡量,中國自1978年以來農村貧困人口減少的絕對數量都是巨大的。尤其是采用新的貧困線來衡量時,截止到2014年,7億農村貧困人口擺脫了貧困。但是,使用不同的貧困線,不同時期減貧的業績也是不同的。按照低的貧困線計算,1978-1985年中國農村貧困人口減少的數量最多,年均減少1600多萬人;而按照新的貧困線計算,1978-1985年中國農村年均減少貧困人口1400萬人,而2010-2017年則年均減少1900萬人。如果考慮到1978-1985年和2010-2017年這兩個階段中國經濟結構的益貧程度和收入不平等程度,2010-2017年間的減貧業績應該是歷史上最大的。

  中國的減貧成就不僅表現在過去四十年的歷史進程中,也體現在與其他國家的比較上。如表3所示,采用世界銀行1.9美元極端貧困線來比較各國貧困變化,中國1990年貧困發生率為66.6%,到2013年下降到了1.9%。同一時期,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的貧困發生率從55.1%下降到了42.3%,南亞地區貧困發生率從44.4%下降到了15.1%,巴西從21.6%下降到3.8%,印度尼西亞從58.8%下降到7.9%,減貧成績都無法與中國相比。

作者簡介

姓名:李小云 徐進 于樂榮 工作單位:中國農業大學人文與發展學院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賽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河北11选5人工计划 贵州十一选五网上怎么买 今天山西快乐十分走势全图 北京快三全天稳赚计划 资产配置案例 北京11选5玩法规则 黄金价格为什么暴跌 云南快乐10分走势图 陕西11远5玩法 广西11选5前三直 股票st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