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社會學
作為學科的歷史社會學?
2019年12月30日 09:02 來源:《天津社會科學》2019年第3期 作者:郭忠華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時下,不少學者從“學科”的角度來討論歷史社會學,甚至明確使用“作為學科的歷史社會學”“歷史社會學作為一個學科”的說法①。在筆者看來,歷史社會學是不是或者在多大程度上已成為一個學科,目前仍屬需要討論的問題。

  一

  把歷史社會學看作一個學科,首先以明確什么是“學科”為前提。從時序上看,“學科”是在現代社會條件下產生的概念,近代西方知識體系的分化對于“學科”觀念的產生發揮了重要作用。中國古代盡管也存在“學科”的說法,例如北宋孫光憲在《北夢瑣言》卷二中記載:“咸通中,進士皮日休進書兩通:其一,請以《孟子》為學科?!钡恕皩W科”與當今之學科沒有多少共同之處?,F代部分學科也在古希臘亞里士多德的著作中出現,包括政治學、倫理學、美學、邏輯學、動物學、物理學、天文學等,但亞里士多德只是對諸多領域的知識進行過開創性論述,在他的意識里并不存在類似于當今時代的學科觀念。從根本上說,學科是現代社會發展的產物,得益于近代以來多種力量的推動。比如,近代西方宗教改革確立了人本主義和理性主義的世界觀,從而為人類理性地認識世界奠定了基礎;近代工業革命和資產階級革命所催生的多元世界體系,為現代學科體系的建立提供了社會基礎;近代自然科學的發展導致知識分工日益細化等。學科是基于人們對特定領域的認識而形成的相對獨立的知識體系,是人類認識分化的體現。作為一個學科,必須滿足以下三個基本條件:

  第一,“元問題”的設置。學科以“元問題”的存在作為前提。所謂“元問題”,也就是學科旨在解決的基本問題。缺少“元問題”,學科也就失去了存在的依據,因為不針對社會基本問題的學科即使建立起來也不具有長久的生命力。每一個學科都必須存在至少一個“元問題”。例如,亞里士多德把政治學的元問題設置為追求某種最高和最廣的“善業”②,反映了古典倫理政治學的視野。隨著近代以來社會世俗化的發展,政治學的元問題也發生了改變。在美國行為主義政治學代表哈羅德·拉斯韋爾看來,政治學的元問題就是“對權勢和權勢人物的研究”,政治學研究的是,在尊重、收入、安全等價值中,哪些人得到最多,何時和如何得到③。馬克斯·韋伯把社會學的元問題設置為“解釋性地理解社會行為、并且通過這種辦法在社會行為的過程和影響上說明其原因”④。安東尼·吉登斯則認為社會學是“對現代社會或工業社會的現代性問題,也就是現代社會的特征和動力學問題”的探討⑤。盡管學科的元問題可能存在爭論和出現變化,但任何學科都必須有其元問題,而且元問題還可以再分解出若干核心問題。一個學科越是成熟,對于學科元問題的認識也就越趨于一致。

  第二,基礎概念和基本理論的供給。一個學科必須擁有其獨特的概念體系,并且基于其概念體系而形成獨特的理論體系。如果沒有核心的概念和理論,也就很難稱得上是學科。概念的重要性在于,它是“推理過程中必不可少的步驟”⑥。舉例來說,我們可以把權力、國家、民主、政黨、自由、階級、正義等看作政治學的基礎概念。這些概念還可以衍生出眾多次生概念,例如權力可衍生出專斷性權力、基礎性權力、經濟權力、意識形態權力、軍事權力、國家權力、政府權力、領袖權力等。以這些概念為基礎,可以建構出各種政治學理論。以民主為例,有古典民主理論、代議民主理論、精英民主理論、多元民主理論、經濟民主理論、協商民主理論、參與式民主理論、監督式民主理論等。這些概念和理論在政治學的知識之樹上都具有不可替代的位置。這一點對于社會學而言也一樣,我們可以把共同體、系統、社會、家庭、個體、行動、結構、秩序、分工、沖突等看作社會學的基礎概念?;谶@些概念,形成了諸多社會學理論,比如涂爾干提出的社會分工理論、機械團結理論、有機團結理論,吉登斯則建立了“二重性結構化理論”(structuration theory)等。概念是承載學科大廈的建筑之磚,理論則是形成學科大廈的建筑之墻。概念與理論結合在一起,形成了學科獨特的知識體系。

  第三,人才培養與學科共同體的建立??茖W研究和人才培養是學科的兩大基本使命。學科不僅必須以自身領域為基礎提供深刻的知識,而且還必須培養各層級的人才。各個學科都是以元問題為基礎,將元問題分解成若干核心問題,在核心問題的基礎上建立專業。專業一方面體現了學科內部的知識分工,另一方面則構成了人才培養的基本單位。另外,一個成熟的學科還必須建立起相應的學科共同體。這種共同體體現在學會的成立、期刊的出版以及其他象征符號的制定上。

  二

  盡管較為寬泛意義上的歷史社會學可以追溯到孟德斯鳩、休謨、馬克思、托克維爾、涂爾干、韋伯等思想家那里,但帶有學科意識的歷史社會學的發展卻是20世紀中期以后的事情。只有到20世紀60年代之后,歷史社會學的地位才在美國得到承認,進入美國大學的課堂⑦。1958年,Comparative Studies in Society and History創刊,主要從事歷史與社會主題的比較研究。1988年,專門以歷史社會學命名的專業性期刊Journal of Historical Sociology創刊。在此前后,美國社會學會也創立了比較歷史社會學分會。

  20世紀中期以后,歷史社會學的興起盡管引人注目,但有關歷史社會學的元問題卻還未有定論。部分學者把“社會”放在了核心位置,認為歷史社會學的任務在于從時間的角度探討社會運作與社會變遷。這方面以丹尼斯·史密斯的觀點最為典型。在他看來,“歷史社會學是對過去進行研究,目的在于探尋社會是如何運作與變遷的”⑧。但也有學者反其道而行之,把重點放在“歷史”上,認為歷史社會學是“運用社會學理論和方法研究歷史現象的學科”⑨。部分學者在社會學理論與歷史現象之間走中間道路,認為歷史社會學的使命在于應用社會學理論去發現問題和提出問題⑩。除問題重心的差異之外,在研究方法上也存在爭論。由于結構主義、功能主義等社會學研究方法在20世紀中期的學術界占有重要地位,它們在一定程度上也影響了歷史社會學的方法論選擇。持這一立場的學者傾向于站在靜態的立場上以社會結構、體系功能來化約歷史。但是,來自歷史學的學者則更傾向于對事件“過程”的深描,力圖以翔實的史料還事件以原貌,從而使研究更具動態性和過程性。由此可見,歷史社會學盡管表面上體現為歷史學與社會學之間的交叉融合,但由于兩大學科在研究問題和研究方法上的巨大差異,有關元問題的設置和研究方法的選擇仍存在很大分歧。

  丹尼斯·史密斯在《歷史社會學的興起》一書中把20世紀40-90年代歷史社會學的發展劃分為四個階段,分別梳理了帕森斯、斯梅爾瑟、艾森斯塔特、李普塞特等22位戰后西方主要思想家的研究。由此,史密斯對這一時期歷史社會學的發展做了幾點總結:首先,在學者的身份定位方面,這些學者或者以體制內的身份介入歷史社會學研究,如本迪克斯、李普塞特、T.H.馬歇爾等,或者站在局外人的立場涉及歷史社會學的主題,如摩爾、安德森、埃利亞斯等;在研究中,這些學者有的像是明察秋毫的檢察官,有些類似于鼓吹家,有些扮演“內行證人”的角色,有些則像是科學家。其次,在研究特色方面,有些偏重于對歷史的探索,對社會學理論相對忽視,如湯普森;有些傾向于理論建構,歷史僅僅是其建構理論的佐料,如吉登斯、帕森斯;有些則僅注重經驗的概括,如本迪克斯。再次,在解釋策略方面,大致有以下四種,分別是競爭性選擇策略、支配路線策略、基本結構能力策略和系統性矛盾策略。最后,在總體解釋方面,這些思想家的研究基本都是圍繞“價值觀念、權力和資本主義民主”展開的,但每一階段的主題略有不同。其中,第一階段(40-60年代)的核心問題是“闡釋民主”,第二階段(60-70年代)是“揭示民主”,第三階段(70-80年代)是“探討與揭示資本主義”,第四階段(90年代)則是“重新考察民主”(11)。

  史密斯的梳理盡管很全面,但他對于歷史社會學研究內容的歸納卻過于簡略,把戰后歷史社會學的主要內容歸結為圍繞“民主”而展開,顯得過于一般化,且很難說“民主”研究僅為歷史社會學所專有,因為它同時也是政治學的核心主題。實際上,綜觀其所列舉的22位歷史社會學家,以下一些內容更是他們所聚焦的主題:一是有關總體社會變遷史的研究??梢苑譃閮煞N情形:總體變遷史和斷代變遷史。前者以邁克爾·曼的著作體現得最為典型,其《社會權力的來源》四卷本巨著從意識形態權力、經濟權力、軍事權力和政治權力的角度探討了從史前社會到當代社會的變遷。后者則以佩里·安德森的著作為代表,《從古代到封建主義的過渡》《絕對主義國家的系譜》論述了歐洲從古代向封建的轉型以及歐洲絕對主義國家的譜系。二是圍繞單一線索進行的社會變遷史研究。以T.H.馬歇爾的《公民身份與社會階級》為例,在該著作中,馬歇爾分析了從18-20世紀公民權利(citizenship rights)的演化歷程,認為18世紀主要是人身自由、言論自由、信仰自由等民事權利(civil rights)的發展,與之對應的國家機構是法院的成長;19世紀是選舉權、被選舉權、政治參與權等政治權利(political rights)的發展,與之對應的國家機構是國會和地方議會的發展;20世紀則是福利、教育等社會權利(social rights)的發展,與之對應的是教育等公共服務機構的發展(12)。三是圍繞單一主題所進行的歷史比較研究。例如,在《國家與社會革命》一書中,斯考切波比較了法國、俄國和中國三個國家的“社會革命”,考察了國家、舊貴族和農民在社會革命過程中所扮演的不同角色及其導致的不同結果。類似的比較研究還可見于摩爾的《專制與民主的社會起源》以及蒂利的著作中。

  總體而言,歷史社會學的起源盡管可以追溯到19世紀甚至更早時期的思想家那里,但狹義的歷史社會學的興起則主要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后。它是在行為主義盛行的背景下,社會學向歷史轉向的結果,是匡正行為主義研究方法的體現。根據上文對戰后西方主要歷史社會學家研究主題的分析,我們或許可以說,取道歷史路徑,對總體或者單一線索的社會變遷進行探討,或者圍繞特定問題展開歷史比較研究,是歷史社會學呈現出來的主要特色。

作者簡介

姓名:郭忠華 工作單位:中山大學政治與公共事務管理學院

職稱:教授

課題:

本文系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重大項目“當前主要社會思潮的最新發展動態及其批判研究”(項目號:16ZDA100)的階段性成果。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賽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河北11选5人工计划 股票测评 宁夏十一选五下载 江西快三官网 股票大盘行情指数 分分11选5平台 河南快赢481遗漏查询 南粤风采26选5好彩3 11旺娱乐城玩百家乐 甘肃11选五Top10遗漏 山东体11选5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