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馬克思主義 >> 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
信息文明:哲學研究的新向度
2020年01月02日 10:31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肖峰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當前中國正處于從工業文明向信息文明轉型時期,網絡強國建設和“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同步推進的戰略部署充分表明,信息文明建設是我們走向現代化強國的必經道路。從學理上尤其是從哲學向度上更好地理解信息文明,有助于我們更深刻地把握歷史走向和時代特征,更自覺地融入這個變革的時代,更有效地推進信息文明尤其是中國的信息化建設。

  一、社會形態與信息文明

  社會形態是哲學研究的重要內容,馬克思將社會形態作為觀察社會的基本視角。隨著社會發展中某些要素的凸顯,以及人們觀察視野的擴展,社會形態的多面性隨之呈現,社會形態的多維視野也就隨之形成。

  由于社會形態的變遷經歷了一個從野蠻到文明的過程,而進入文明社會后,基于不同的地域和時間形成了不同的形態,由此“文明形態”的問題應運而生,它與“社會形態”的關系,有時被理解為社會形態的一個特定方面(如社會形態還包括人類未進入文明社會的時段),有時則和社會形態等位交互使用(如通常的五種社會形態也被稱為奴隸制文明、封建制文明、資本主義文明、社會主義文明),而有時甚至比社會形態涵蓋更大的概念(如認為它既包括經濟社會形態,也包括技術社會形態,還包括政治形態和意識形態等,即作為“文明體”來看待),或如亨廷頓對“文明”的理解,認為文明是范圍最廣的文化認同,是歸類層級最高的文化現象。

  從動態演化的視角來看,信息文明是人類社會發展到今天必然出現的文明形態。技術和產業既是文明的重要元素,也是考察社會或文明形態的基本視角。技術形態的革命通常成為社會形態變遷和文明形態轉型的共同契機。當代新技術革命即信息技術革命則成為技術社會新形態的“信息社會”和文明新形態的“信息文明”的集合性稱謂,托夫勒就用“第三次浪潮”來稱謂信息革命所帶來的新社會形態及新文明形態,其中農業文明與第一次浪潮相對應,工業文明與第二次浪潮相對應,信息文明則相當于第三次浪潮。奈斯比特則用“農業社會”“工業社會”“信息社會”來對這三種社會形態加以表述。這種分類方法被我國學者進一步提升為研究社會形態的一種視角,即所謂“技術社會形態”的視角。有鑒于此,我們甚至也可以在“社會形態”這一最寬泛的意義上使用“文明形態”這一概念,或者視兩者為互為關照的解釋方式。

  信息文明也是研究“社會與文明轉型”的必然結果,亦即眼下發生的從工業文明到信息文明的轉型,卡斯特稱之為“由工業主義轉向到信息主義”。信息文明的出現也意味著社會發生了或正在發生著全面的變化,或文明基本范式的更新。文明的這一轉型意義尤為重大,因為先前由農業文明向工業文明的過渡無非是由一種物質類型的文明取代另一種物質類型的文明,物質仍是主導的要素;而從工業文明向信息文明的轉型則是由物質主導的文明形態躍遷為類型全新的另一種文明——信息主導的文明。之所以信息成為主導,是因為在這樣的文明社會中,信息的創造、分配、傳播、使用等成為意義重大的經濟、政治和文化活動,而社會的目標就是通過創造性地使用信息技術來獲得智能上的競爭優勢。

  二、對信息文明及其等位概念的研究:從社會學到哲學

  “信息文明”在內含和外延上與若干相近概念的交叉和糾纏,使得我們可以在一定意義上視其為包含或等同于“信息時代”“信息革命”“信息社會”等概念,而后興起的計算機社會、互聯網時代、人工智能時代等均屬于它所涵蓋的范圍。在這樣的視野中,已有的關于信息時代和信息社會的研究等都可視為信息文明研究。

  對信息文明的研究最初主要集中在對其等位概念“信息社會”的社會學研究領域。這一研究始于20世紀50年代的西方,直到20 世紀70—80 年代,經過貝爾、托夫勒和奈斯比特等社會學家和未來學家的努力,“信息社會”的提法及其理論產生了重大影響。這一理論認為,信息和當代信息技術正在改變當今社會的性質,使人類“進入了一個以創造和分配信息為基礎的經濟”時代。自此人類社會就被劃分為農業社會、工業社會和信息社會。在由工業社會向信息社會轉型的過程中,信息技術起到了決定性作用。在此基礎上,20 世紀90 年代美國學者卡斯特的“信息主義”可以說達到了對信息文明時代的一種社會學的“總體敘述”。他提出了“信息主義”這一全新概念,并視其為一種新的技術范式。這種范式以網絡技術為核心,使社會的物質基礎得到重塑,全面深刻地影響了包括政治、經濟和文化在內的整個社會生活和制度,從而成為一種具有決定性意義的新的社會歷史因素。

  信息社會理論,一定意義上亦即社會學層面的信息文明理論,是由經濟學家、社會學家、未來學家率先提出的,隨后通信科學專家、計算機科學專家也加入了這一研究領域,而傳播學、歷史學等多學科的探討令其影響不斷擴大。因此,有必要在此基礎上將其進一步提升為哲學研究的課題,從而開辟哲學研究的新向度。

  總之,以信息革命為標志的文明轉型,使人類社會從工業文明發展到信息文明,從而具有劃時代的歷史意義,這一人類歷史的重大“節點”無疑包含了極為豐富的哲學關系和哲學問題,理所當然使其成為哲學研究的時代性課題??梢哉f,信息文明進入哲學視野從而開啟信息文明研究的哲學向度是歷史發展的必然和時代前進的需要。

  三、從哲學向度研究信息文明的目標與意義

  對信息文明進行哲學向度的研究,是以信息文明進入哲學視野為起點,以對信息文明加以哲學分析為過程,最終目標是形成哲學層面的信息文明理論,或者關于信息文明的哲學學說。在對信息文明的哲學分析中,最主要的就是對信息文明進行本體論分析和價值論分析。把二者集合起來將進一步指向最具現實意義的研究,即對本土化或本國信息文明建設的實踐進行哲學反思,并通過這種反思為其提供理論和方法啟示。

  馬克思曾指出,哲學是文明的活的靈魂。既然人類文明已經與信息文明相交,或者說信息文明作為人類新型文明已成為21世紀人類文明建設的重要目標和任務,那么作為信息文明之“活的靈魂”的哲學自然要將信息文明作為一種新的哲學對象來看待,并從哲學運思中提升出新的時代精神。信息文明所具有的改變社會、改變世界、改變哲學世界觀的功能,必然導致一種新哲學的出現,這就是關于信息文明的哲學。

  開辟信息文明哲學向度的研究,目的就是使信息文明研究達到整體把握和系統探究的水平,使其真正成為哲學研究的一個新興領域,成為哲學探索的一個新向度。

  基于這一總體向度,對信息文明的哲學研究還可以進一步分解為如下“子向度”。第一,論題的整合與集成。第二,概念的分析和澄清。第三,內容的展開和深化。第四,實踐的啟示和應用。

  在信息文明研究中追求上述哲學目標的意義是多方面的,主要體現為以下六個方面。第一,把握時代特征,拓展哲學發展的新空間。第二,推進分支哲學的興起,期待哲學研究的新繁榮。第三,促進哲學與其他學科的交叉,拓展學科融合的新界面。第四,走向更全面的信息文明觀。第五,形成倫理自覺,催生信息時代的道德哲學。第六,探索信息文明與“中國特色”的結合點。

  總之,基于哲學的分析而形成的從整體上把握信息文明的方法論原則以及關于信息文明各方面協調發展的思路,有助于我們自覺推進信息文明建設,促進產業升級、經濟發展、政治昌明、環境友好、文化繁榮,充分彰顯信息文明鮮明的時代價值和深遠的歷史意義。

 

  (作者單位:江西師范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中國青年政治學院?!恶R克思主義與現實》2019年第3期,中國社會科學網 禹瑞麗/摘)

作者簡介

姓名:肖峰 工作單位:江西師范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中國青年政治學院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王禧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河北11选5人工计划 湖北快3走势图遗漏号 光头强精选平特一肖 华谊兄弟股票分析报告 山西11选5开奖结果手机版 极速时时彩开奖主页 宁夏十一选五技巧 青海快三走势图带连线 pc蛋蛋源码2013 福建十一选五计划一定牛 陕西福彩快乐十分遗漏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