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際關系學 >> 熱點資訊
2020:歐洲民粹主義思潮的進與退
2020年01月02日 09:32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王明進 字號

內容摘要:2019年是民粹主義力量與主流政治力量激烈博弈的一年。先后舉行的歐洲議會選舉和各國地方或全國性選舉,給以反對歐洲一體化、反對外來移民問題、反對精英政治為核心主張的民粹主義政黨提供了充分展示其實力的舞臺

關鍵詞:

作者簡介:

  2019年是民粹主義力量與主流政治力量激烈博弈的一年。先后舉行的歐洲議會選舉和各國地方或全國性選舉,給以反對歐洲一體化、反對外來移民問題、反對精英政治為核心主張的民粹主義政黨提供了充分展示其實力的舞臺,被移民問題、難民危機和英國脫歐所撕裂的歐洲,面對的是更加洶涌澎湃的民粹主義浪潮。

  2019年歐洲議會選舉被認為是民粹主義與主流意識形態的空前對決。這給歐洲主流政黨帶來了極大的壓力,不得不加大動員力度,在歐洲層面對民粹主義力量進行圍堵。民粹主義政黨在這次歐洲議會選舉中盡管沒有取得預想的成績,其力量也穩中有升。英國脫歐黨在法拉奇的帶領下獲得30.74%的選票29個席位,成為英國在歐洲議會的第一大黨。同樣,意大利的民粹主義政黨聯盟黨(北方聯盟)贏得了28個席位,比上屆狂增23個席位。法國民粹主義政黨國民集會也取得了30.7%的選票和23個席位。由意大利聯盟黨、法國國民聯盟和德國選擇黨等民粹主義政黨組成的“認同與民主”黨團成員達73名,成為新一屆歐洲議會中的第五大黨團,由英國脫歐黨等疑歐主義政黨組成的“自由和直接民主”黨團成員也達到43席,再加上分散在其他黨團民粹主義政黨成員和獨立議員,進入歐洲議會的民粹主義政黨成員在150名左右。這樣,在此次歐洲議會選舉中,盡管民粹主義政黨沒有達到通過控制歐洲議會進而改變歐盟的目的,但卻改變了歐洲議會內部的政治力量結構,傳統中左和中右兩大黨團長期聯合控制歐洲議會的局面被打破,歐洲一體化的未來充滿了變數。

  民粹主義力量在歐洲一些國家的表現也很搶眼,力量進一步增強。在德國,10月27日圖林根州地方選舉中,德國選擇黨成為該州議會第二大黨,這一極右翼民粹主義政黨因此在德國東部五個州中均成為州議會中的第二大黨。該黨在德累斯頓的支持率從2014年的17.8%上升到2019年的27.5%。在西班牙大選中,成立不足6年的極右翼民粹主義政黨——呼聲黨的議席數由24個增加到52個。在波蘭,執政黨法律與正義黨獲得43.5%的選票和眾議院400個議席中的235個,比上一屆有所上升。除民粹主義政黨之外,各種民粹主義運動的發展也值得關注。2019年10月下旬,德累斯頓市議會被迫發出通告,宣布該市進入“新納粹緊急狀態”,原因是2015年興起的佩吉達運動日益猖獗的活動;法國的“黃馬甲”運動在2019年仍然持續。

  展望未來,歐洲民粹主義思潮產生的社會經濟條件短期內并不能有效消除,主流政黨與民粹主義政黨的博弈也將更加激烈,民粹主義將以多種形式在歐洲展現自己的力量和影響。

  首先,民粹主義思潮不會得到根本遏制。這主要是因為,引發民粹主義思潮泛濫的內部和外部因素都不能在短期內得到有效緩解。這一輪民粹主義思潮泛濫,在歐洲工業化國家表現為普通民眾反對精英政治,反對外來移民,其深層原因是在經濟危機大背景下貧富差距拉大,人民的相對被剝奪感增強,傳統政黨找不到解決問題的辦法,外來移民或難民則成為“替罪羊”和攻擊的對象。

  從根本上講,這和西方主導的全球化運作機制有著密切的關系。經濟全球化和歐洲一體化讓資本賺得缽滿盆盈,而普通大眾卻并沒有從中充分受益。相反,資本的跨國流動容易使發達國家的制造業向勞動力成本較低的國家和地區遷移,造成發達國家的產業空心化和就業機會流失。企業的遷移導致稅源的流失,致使國家財政收入的下降;而政府通過減稅增加企業國際競爭力的做法,在有利于資本的同時,并沒有惠及普通百姓,反而導致政府財力的下降。這兩種現象都導致國家治理能力受到損害,國家不得不壓低社會福利。當前,歐洲經濟雖然在緩慢復蘇,但經濟前景并不是非常樂觀,雖然就業率有所上升,但在職貧困率卻在增加。從外部因素來講,民粹主義思潮興衰還取決于移民和難民問題能否得到有效的解決,這又取決于歐盟周邊的安全形勢能否得到緩解。自“阿拉伯之春”以來,西亞北非持續動蕩,敘利亞國內沖突尚未解決,最近土耳其出兵利比亞、美國空襲伊拉克,表明歐盟周邊安全形勢短期內不會得到根本性化解,這也意味著歐洲難民和非法移民的趨勢依然難以得到有效解決。

  其次,歐洲民粹主義在歐洲層面的聯合與互動更加明顯。從最近幾年的發展趨勢來看,民粹主義力量的崛起在歐洲已經不是某個國家的孤立現象,相互之間聯合與互動的趨勢在不斷增強。民粹主義政黨之間聯合的趨勢在增加。民粹主義政黨堅持極端排外情緒和民族主義立場,它們之間很少能夠展開愉快地合作,但當前卻出現了展開國際合作的趨勢。例如意大利民粹主義政黨聯盟黨的領導人、時任副總理薩爾維尼早在2019年年初就訪問波蘭,目的是促進民粹主義政黨在歐洲層面上的聯合。在歐洲議會選舉之前,德國選擇黨、丹麥人民黨和芬蘭人黨在意大利米蘭舉行極右翼民粹主義政黨集會,而特朗普的前首席戰略師、極右翼分子斯蒂芬·班農則把總部設立在布魯塞爾,目的是促進歐洲各國民粹主義政黨之間的合作。因此,預計未來民粹主義政黨在歐洲層面加強合作,通過選舉獲得更多的席位,從而控制歐洲、改變歐洲。

  再次,民粹主義同互聯網技術相結合,具有網絡時代的鮮明特征。從近年民粹主義發展的趨勢來看,民粹主義與互聯網技術密切結合,動員范圍廣泛,組織結構呈現扁平化特征。某個民粹主義運動一旦興起,就很容易傳染到歐洲其他國家和地區。例如2015年興起的反對外來移民和難民的佩吉達運動,很快從德國的德累斯頓蔓延到歐洲其他城市,而法國的黃馬甲運動也是同樣很快蔓延到歐洲的其他城市。更重要的是,這些運動和傳統政治運動不同,往往沒有領袖,沒有組織,且沒有工會和政黨背景,被稱為社交媒體時代的“三無運動”。當政府試圖與其對話時,甚至難以找到合適的談判代表。而這種群眾性的特點更突顯了其民粹主義的特質,表達了對精英的不信任,將越來越體現在今后的民粹主義運動中。

  最后,歐洲民粹主義的進一步發展將遇到更大的阻力。這種阻力主要來自主流政黨的圍堵、自身的變化和普通民眾的反對。歐洲民粹主義思潮由于其反民主和排外等極端理念始終受到主流意識形態的圍堵,主流政黨一旦意識到其危險,就會全力應對,法國民粹主義政黨國民陣線就是很好的例子。國民陣線的候選人在多次法國大選中進入第二輪投票,但往往在進入第二輪投票的時候就會遭到主流政黨的聯合圍堵而不能取勝。就其自身因素來看,民粹主義政黨善于發現問題,炒作問題,但不善于解決問題。傳統政黨解決不了的問題,它同樣也解決不了,從而導致其吸引力的下降。例如,在波蘭,執政黨法律與正義黨雖然在眾議院獲得了多數席位,但在參議院卻失去了多數。在意大利,聯盟黨與五星運動兩個民粹主義政黨組成的政府在運行14個月后于2019年8月瓦解。五星運動與民主黨組成的新政府中,薩爾維尼被排除在外,這對聯盟黨不能不說是一次挫折。而就新政府而言,五星運動與民主黨雙方政見并不一致,現在只是一個反薩爾維尼同盟,未來的穩定仍成問題。民粹主義號稱代表人民,但來自普通民眾的反對對民粹主義政黨威脅更大。自11月中旬起,意大利興起了“沙丁魚運動”,反對薩爾維尼的“排外主義”和“仇恨宣傳”。由于這場運動同樣來自基層民眾,這對民粹主義政黨聯盟黨構成了嚴重的挑戰。民粹主義政黨一般靠炒作社會問題批評政府而崛起,但對這些問題的有效解決并不能提供很好的方案,在自己獲得執政地位以后,也同樣不能解決問題,難免引起民眾的失望。新的一年里,反對民粹主義政黨的聲音將在歐洲繼續增強。

 

 ?。ㄗ髡呦当本┩鈬Z大學國際關系學院副院長、教授)

作者簡介

姓名:王明進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陳茜)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河北11选5人工计划 1990年以来完整上证指数图 排列三排列五的开奖结果 加拿大快乐8域名过期 海南4十1今天开奖结果 今天山西11选五走势图 心水一点是什么意思 秒速赛车规律怎么找 一分钟11选5 实时股票行情走势图 北京快三正规彩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