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法學
大數據偵查之程序控制:從行政邏輯邁向司法邏輯
2019年12月30日 09:22 來源:《中國刑事法雜志》(京)2019年第2期 作者:張可 字號
關鍵詞:大數據偵查/行政邏輯/司法邏輯/程序制約數據/數據制約程序

內容摘要:

關鍵詞:大數據偵查/行政邏輯/司法邏輯/程序制約數據/數據制約程序

作者簡介:

  內容提要:隨著國家大數據戰略和數字中國戰略總體規劃的推進與落實,政策層面的“大數據”開始逐步浸透到我國的刑事偵查領域。大數據偵查是指通過計算機、網絡等科技手段采集、儲存、共享、驗證、比對和分析虛擬空間和實體空間當中的數據資源,發現犯罪線索,收集犯罪信息,緝獲犯罪嫌疑人的偵查模式。它包括以風險控制為目標的預警系統、以精確打擊為目標的技戰法運用和以動態管理為目標的智能管理系統三種實踐樣態。實踐中的大數據偵查存在行政邏輯過剩和司法邏輯不足的問題,蘊含了極大的司法風險,具體體現為法律文本滯后帶來的程序規則適用風險、數據采集共享隱含的公民權利保護風險以及技術自身特性導致的刑事錯案風險。通過程序制約數據,通過數據制約程序,以規制為核心的司法邏輯應當作為大數據偵查的應然走向。就程序規制數據而言,包括證據維度、偵查措施維度、辯護保障維度的立法與釋法創新;就數據規制程序而言,包括內部的執法規范指引機制、外部的程序風險提示機制。

  關 鍵 詞:大數據偵查/行政邏輯/司法邏輯/程序制約數據/數據制約程序

  作者簡介:張可,中國政法大學博士后研究員,法學博士。

  一、問題的提出

  當下,大數據已經成為社會各個領域的應用熱點,并以其獨特的技術優勢引領著諸多制度、模式的進步和發展。隨著國家大數據戰略和數字中國戰略總體規劃的推進與落實,政策層面的“大數據”開始逐步浸透到我國的犯罪治理和刑事司法領域。理論和實務界的有識之士也開始思索大數據之于刑事程序之意義。其中,最引人關注的、成效也最為明顯的應屬大數據技術在刑事偵查中的應用。作為犯罪治理體系和刑事司法程序的核心內容,刑事偵查不僅承擔著收集犯罪證據,緝獲犯罪嫌疑人的行政任務,還踐行著維護程序正義,保障人權的司法職責。雖然當前的大數據偵查發展帶來了實踐中犯罪控制的顯著效果,但無論是理論界還是實務界仿佛都陷入了兩種誤區之中:第一,將過多的注意力集中于通過大數據技術實現偵查的行政職能之上,而忽視了由此可能產生的司法風險。第二,認為大數據技術只能助力于實現偵查的實體性職能,而忽視了大數據技術對于偵查程序控制的現實意義。具體表現即是犯罪防控層面的偵查謀略、偵查體制、偵查機制、類案偵查方法的蓬勃發展和司法控制層面的相關刑事司法理念和司法制度體系的嚴重滯后。這種大數據偵查改革推進中的行政邏輯過剩和司法邏輯不足不但蘊含了極大的司法風險,而且還在某種程度上成了運用大數據技術治理犯罪的阻力。事實上,跳脫出大數據偵查行政邏輯的桎梏,從司法邏輯的角度去看待和推進大數據偵查的發展反而更能夠促進新型技術與現行制度之間的融合,消弭刑事司法對大數據的排異反應,找到大數據偵查發展的內生動力。本文旨在對大數據偵查作出界定的基礎之上,梳理出制度變革中行政邏輯泛化產生的司法風險,并從補齊大數據偵查司法邏輯短板出發尋求出路,以期對改革中的理論和實踐困惑有所回應。

  二、大數據偵查的界定

  (一)大數據偵查的概念

  根據2015年8月份國務院出臺的《促進大數據發展行動綱要》,大數據是以海量的數據規模(volume)、數據的快速動態流轉(velocity)、多樣的數據類型(variety)和極高的數據價值(value)的“4v”為主要特征的數據集合,①并正逐步發展為對具有上述特征的數據進行采集、儲存和關聯分析,從中發現新知識、創造新價值、提升新能力的新一代信息技術和服務業態。文件將大數據的應用定義為推進政府社會治理能力現代化的內在需求和必然選擇。②與大數據技術相對應的公安警務演進是金盾工程的啟動、發展和延伸。1998年,公安部為適應刑偵一線的工作需要,實現科技強警的目標,提出建設“金盾工程”方案,該工程實質上是通過對公安通信網絡和計算機信息系統的優化和創新,實現快速反應,協同作戰,增強犯罪治理能力,其中涉及了大數據技術所要求的基礎設施建設以及數據多層架構和共享。工程一期初步完成了三級通訊網絡和大部分的應用數據庫、共享平臺的建設,彼時偵查階段的數據運用停留在數據的快速檢索之上;工程二期在完善三級網絡的同時對延伸終端進行了拓展,目前基本實現了公安工作的多媒體化和內部信息化,基于數據比對的信息化偵查技戰法開始出現。在此基礎上,隨著技術層面的不斷成熟和進步,以大數據技術應用為核心的智慧警務模式逐漸成為公安工作創新的重要支點,大數據技術在刑事偵查中的應用開始致力于通過挖掘數據實現預測預判。

  當前的大數據偵查承襲了歷史不同階段的應用模式,并進行了創新式的發展。對于大數據偵查概念的界定既應當充分概括大數據偵查的歷史上的先進經驗,還應當放眼未來,把握大數據偵查的發展方向。由此,大數據偵查的概念應當界定如下:大數據偵查是指通過計算機、網絡等科技手段采集、儲存、共享、驗證、比對和分析虛擬空間和實體空間當中的數據資源,發現犯罪線索,收集犯罪信息,緝獲犯罪嫌疑人的偵查模式。

  (二)大數據偵查的運行樣態

  大數據技術的運用方式一般有三種:一是數據的檢索;二是數據的比對;三是數據挖掘。依托三項技術,大數據在刑事偵查層面的應用主要包括三個方面:一是風險控制層面的預警系統;二是精確打擊層面的技戰法綜合應用;三是高效動態管理層面的智能管理。

  1.以風險控制為目標的預警系統

  鑒于犯罪時空的不可逆的特性,傳統的偵查模式常常是被動的,偵查行為的觸發點一般是犯罪行為的實際發生。這種依托密集人力和經驗法則的回溯式偵查模式在面對犯罪多元化、虛擬化和組織化的新興形態時往往顯得捉襟見肘,不但個案偵破存在不小的難度,而且也難以完成犯罪綜合治理的任務。從打擊犯罪到預防犯罪的理念轉變引導著現代社會治安綜合治理的運作模式,推進著當代警務模式的轉型。大數據技術為這種轉型提供了契機。以數據為驅動的大數據偵查模式大大提前了偵查行為的介入時間,使得偵查行為可以并行甚至提前于犯罪行為的發生,改變了以往“案件——證據——人”的思維定式,形成了以數據為核心,以監控為方式的“數據——人——案件”和“數據——案件——人”的發散性偵查思維。

  當前比較典型的預警系統是以某類案特征數據分析為基礎的預警系統,該系統通過對海量同類型案件的犯罪時間、犯罪地點、犯罪嫌疑人特征等數據進行關聯分析和整理歸納,劃定犯罪熱點和犯罪趨勢,為偵查和治安防控提供參照和線索。它主要依托公安機關在自身工作中積累的原始數據和經驗模型,③是現行大數據偵查的主要預警模式,屬于業務信息主導偵查的一種重要運行樣態。但是這類預警系統的局限性正在愈發凸顯,一方面,類案特征數據的規?;嬖趪乐夭蛔?,大數據技術能夠發揮作用的基礎是數據的規?;?,雖然公安的信息化建設已經打破了公安機關內部區域、部門間的數據壁壘,但是尚有大量的社會數據信息、行業數據信息和非結構化數據無法得到有效的整合、共享和利用;另一方面,此類預警系統的建模依據往往是偵查人員的經驗法則,這就使得數據應用模型的可靠性和容錯率處于一種不確定的狀態。有鑒于此,公安機關正在將更多的精力投放于對傳統業務信息化預警系統的革新,致力于構建一種以規?;瘮祿治鰹楹诵牡念A警系統。這種預警系統不僅尋求公安內部數據信息庫的拓展與共享,而且還試圖在諸如網絡、銀行、保險、交通、稅務、物流、各類交易和租賃等行業數據信息、社會數據信息乃至閑散的非結構數據之間建立接口,并尋求合作,以適應大數據從因果思維到關聯思維,從個體思維到整體思維的跳躍。譬如,通過對銀行數據信息的監控實現對可疑資金流的快速反應,并通過相關的通訊數據,迅速劃定重點人,實現對經濟類犯罪的實時防控。又如通過對市政交通一卡通的行為軌跡監控實現對異常交通軌跡的發現,繼而確定盜竊類案件的重點嫌疑人。但是此類預警系統仍然面臨著一個瑕疵數據清洗的問題,數據的規?;谝欢ǔ潭壬蠒档驮磾祿恼鎸嵭?、可靠性和質量,特別是面對大量的非結構化數據和外部專業數據信息,公安機關似乎缺少著相應的甄別能力,這勢必會影響犯罪預測的精準度。如何對元數據進行清洗和驗證,是大數據偵查預警系統的一個重大難題。

  2.以精確打擊為目標的技戰法運用

  技戰法運用的著力點是在發案以后的偵查階段,任務在于準確的收集證據線索,確定并抓獲犯罪嫌疑人。金盾工程二期開展之后,信息化偵查的理念和方式已經被各地公安機關所接受并廣泛應用,技戰法的運用就是信息化偵查的主要內容。大數據技術的興起使得技戰法的運用更為關鍵,事實上,技戰法正是將偵查機關所掌握的“大數據”轉化為偵查破案所需要的“小數據”的主要實現手段,從這個意義上來講,技戰法就是個案偵查中的大數據技術。當前技戰法的運用包括初階、中階和高階三個層次,而與大數據技術的運用方式一一對應:初階是基本數據信息的檢索,主要通過從傳統線下線索收集到線上數據信息一鍵式查找的轉型實現偵查效率的提高;中階是數據信息的比對,主要通過同類數據信息庫以及不同類數據信息庫的交叉碰撞,實現重點犯罪嫌疑人范圍的縮小,以流竄作案為例,偵查機關可以參照案發時間段,通過對不同案發區域的旅館住宿數據信息庫進行碰撞,發現可疑犯罪嫌疑人族群,再通過其在相應發案時間段通訊定位數據信息與案發地點的距離,進一步縮小偵查范圍;高階是數據信息的深入挖掘,主要通過數據信息的關聯性分析進行數據挖掘,實現案件串并或者犯罪證據和相關人員的發現,例如在通過中階的技戰法運用查清上述流竄作案犯罪嫌疑人的基礎之上,通過對其案發時的同住人數據信息、通訊數據信息、同時上網人的數據信息、車載GPS數據信息的關聯性查詢與分析,尋找同案犯罪嫌疑人、相關證據線索或者進行案件串并。需要了解的是,隨著建模機制的日漸成熟,技戰法的運用正在由傳統的“手操”大數據技術向人工智能轉變,上述對大數據技術的運用很可能將由人工與計算機協同操作轉化為通盤的計算機智能分析,其中涉及的風險和法律難題值得我們作出前瞻性的思考。

  3.以動態管理為目標的智能管理系統

  與任何的機構運作相同,偵查機關的職能發揮同樣需要高效的管理系統,用以簡化工作流程,合理配備人力、財力資源,總結相關經驗,從而提高工作成效。如果對大數據技術在偵查管理中的運用進行歸納,實際上包括了三套子系統:一是數據信息系統,主要指的是公安機關所構建的大數據共享平臺。即對偵查工作所涉及的偵查人員、裝備財物、相關卷宗進行數據化處理,形成相應的數據庫,并在各個數據庫之間設置接口和相應的訪問權限,這是智能管理系統的應用基石。二是綜合指揮系統,主要指的是以大數據平臺為依托的指揮中心,一方面綜合考慮熱點發案區域、熱點發案類型以及案件復雜程度,通過對警力資源分布、裝財資源配置的實時觀察,進行警力資源和警物資源的分配或者再分配,另一方面通過對執法過程、執法程序的影像和登記的監控及時糾正不規范的執法行為。三是績效調研系統,主要指的是基于大數據技術的偵查機關績效考核和綜合調研機制,雖然在當前的偵查實踐中,大數據技術在績效考核和綜合調研當中的應用尚談不上形成了一個完備的系統,考核參照的數據類型大幅擴展以及偵查調研中的大數據分析普遍化只是一種趨勢或做法,但作為偵查管理工作的重要一環,一套行之有效大數據績效調研系統是銜接配合大數據偵查工作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必將成為智能管理系統構建中的重點開發領域。

作者簡介

姓名:張可 工作單位:中國政法大學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賽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河北11选5人工计划 金能科技股票趋势 排列三五开奖结果今天 赌场网上赌场 有50万闲钱怎样理财k 出彩速配 浙江11选推荐 内蒙11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云南十一选五组三遗漏 河南福22选5最新开奖 中大期货配资